旁觀娛樂丨從《木蘭辭》到《花木蘭》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柏小蓮 日期: 2019-07-14

不得不說,從一個預告片開始就能牢牢吊住關注度的電影,從票房上獲得成功的可能性已經很高了,迪士尼橫豎都是個贏。

從我們小時候需要“全文背誦”的《木蘭辭》到1998年迪士尼動畫版的《花木蘭》,這個“替父從軍”的女孩形象就已經有了不同的時代意義,模模糊糊的女性意識被明確提亮,片中反復強調要成為自己,甚至一首主題歌借由女主角的口唱出來,“何時我的倒影才能顯示出真正的自我?(譯文)”不能更明顯了。

而剛剛放出預告片的真人版《花木蘭》基本上還是用的98年動畫版文本,32歲的女明星劉亦菲在預告片中的扮相出人意料很有說服力,除了有一個盛裝造型讓人接受起來有點別扭之外,其他與我們對花木蘭的想象算是吻合了。首先是個端莊美麗的姑娘,有個看上去幸福美滿的家庭,后期代父從軍,脂粉不施灰頭土臉,勇敢殺敵的形象也很高光。然而迪士尼畢竟是迪士尼,黑皮膚小美人魚的風波剛剛平息,原汁原味中國女演員版的花木蘭仍然能夠掀起爭吵,大概因為木蘭的故事實在太家喻戶曉了,受過九年義務教育的觀眾都認為對此熟悉到有發言的必要,從置景放在福建土樓開始到說不清是南北朝還是隋唐時期的女性妝容,甚至所有人都操一口流利英語,安靜、賢淑、優雅等可以中英直白互譯的詞匯也被夾生古文愛好者硬是解讀成“不動如山”等“古味十足”的譯法。

迪士尼應該開心極了吧,第一支一分鐘的預告片,很多重磅主演還沒亮相,就能討論成中國大陸第一社交媒體上的熱搜,而且跟小美人魚的討論中還有一派對另一派的原則性不認同不太一樣,關于花木蘭的討論,倒是都統一在了中華文化語境之下,最多說到了“文化挪用”這種普羅大眾不明白也不太想明白的深度,再進一步也沒有了,而只需要用一句“即便是有原型的故事,也需要經歷再創作的局面”就可以輕易解釋。

《木蘭辭》中的木蘭沒有姓,如何在歷史長河中泅游流轉變成“花木蘭”就足以寫成一本書,再后來在各種民間傳說野史話本中,花木蘭的角色被按照需要貼了各色各樣的標簽,最離譜的大概算要《隋唐演義》里把她寫成突厥人還差點成了王妃,這種除了嘆一句“封建糟粕”也沒有任何批判價值。而到了現代,豫劇《花木蘭》那句膾炙人口的“誰說女子不如男”,最好能加上一點時代背景,這個劇目誕生于50年代初,是1951年常香玉為抗美援朝捐獻“香玉劇社號”戰斗機進行義演時的主要劇目。

至于木蘭故事的核心,我相信每個人都有相當個人化的理解,沒有必要也不可能有一個統一的答案。以我本人為例,小時候讀《木蘭辭》,非常喜歡“木蘭不用尚書郎,愿馳千里足,送兒還故鄉”,因版本不同可能有字句上的出入,但是意思基本不變,木蘭在打了勝仗之后,當權者居高臨下問其需要什么封賞,木蘭只有一個心愿就是回家。當初替父從軍,是因為強行征兵,而家里沒有適齡男性,長姐幼弟的,沒得選,她只能挺身而出。如今仗打完了,她安全歸來,就是想跟家人團聚,過安寧平靜的生活。不管外出務工經商、著作等身還是富可敵國,故土難離和葉落歸根是一種屬于全人類的情感共鳴。我付出的是不計較生命的代價,想換回的無非就是做回普通人的自由。

迪士尼的版本能拍出這種自由和回歸的抽象情感嗎?我看難,遠不如從女性意識覺醒出發做文章來得時髦省事又能激發共鳴。但不得不說,從一個預告片開始就能牢牢吊住關注度的電影,從票房上獲得成功的可能性已經很高了,迪士尼橫豎都是個贏。

?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27期 總第605期
出版時間:2019年09月16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
粵ICP備10217043號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黑龙江时时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