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丨渾然歸太古,朝暮在七弦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李佳航 日期: 2019-07-14

琴之為樂,可以觀風教,可以懾心魂,可以辨喜怒,可以悅情思,可以靜神慮,可以壯膽勇,可以絕塵俗,可以格鬼神,此琴之善者也。 ——薛易簡《琴訣》

舞臺清簡,毫無華麗布景,僅一桌、一凳,靜待一張素琴歸位。一束光聚焦于臺中央,在全場掌聲中,李祥霆一襲藍袍,攜琴登場。

2019年6月14日晚,“今古情懷——李祥霆古琴音樂會”在星海音樂廳上演。作為當今中國最負盛名的古琴大師之一,李祥霆已有四年沒有在廣州舉辦獨奏音樂會了。暌違已久,當日門票提前數周已早早售罄。

許多名家的古琴音樂會都有報幕人員,琴人只演奏,不講話,十分“高冷”,本以為今年已79歲的李祥霆老師也會如此,卻未想到他本人坐下后即開口,聲音低沉渾厚,雖是老者之音,但中氣仍足。他說,每一次古琴演奏都是他極為重視的事。他堅持親自為大家講述古琴的歷史文化,做簡單的科普,“古琴是世界上現存最古老的、活的、成熟的音樂藝術,至今有三千多年歷史。其他民樂器如瑟、笙,清朝以前的曲子都失傳了,只有古琴一直流傳發展,充滿生命力。它和唐詩宋詞一樣,你可以不喜歡,但一定不要沒聽過。”

嫻熟而簡短的調音過后,泛音空靈而起,整場演奏以《流水》為開端。起勢平穩,如山澗流溪,層層鋪排,如瀑布飛濺。七十二滾拂在眾人的期待中似萬壑之泉奔涌而至,由細流出山,匯入洪流浩瀚,穿峽過灘,奔騰難擋。而余音徐逝,似退潮平復,歸于杳渺。仁者樂山,智者樂水,聆聽此曲時,總不免思緒飄至春秋,想到伯牙子期的知音絕弦;又飄到初唐,看見滕王閣上意氣風發的王勃寫下“楊意不逢,撫凌云而自惜;鐘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慚”。

“白發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古人時常將“永憶江湖歸白發”的隱逸之心寄托在漁夫、樵夫的身上,《漁樵問答》的旋律如同一個漁夫和一個樵夫之間的對話。樂聲清揚,聞之如同置身青綠山水之中,悠然自得。曲調上升,似問;曲調下降,似答。漁夫的悠逸,樵夫的瀟灑,都是文人夢中已歸隱于山水的自己。“山之巍巍,水之洋洋,斧伐之丁丁,櫓聲之欸乃,隱隱現于指下。”“人世幾回傷往事,山形依舊枕寒流。”千載得失,盡付漁樵一話。

散音緩起,熟悉的梅花泛音入耳便是疏影橫斜、暗香浮動。時為東晉,王徽之應召赴建康,船停泊在青溪碼頭。恰巧桓伊在岸上過,王徽之與他并不相識。這時船上一位客人道,“這是桓野王。”王徽之便道:“聞君善吹笛,試為我一奏。”桓伊此時已是高官貴胄,但因久聞王徽之的大名,便以笛吹《梅花三弄》。興盡而返,賓主無話。《梅花三弄》是梅之高潔,更是晉人之曠達。

“每欲望九嶷,為瀟湘水云所蔽。”《瀟湘水云》一曲,帶來的更多是家國之思。南宋末年,元兵南下,臨安失守,朝廷偏安江南。郭楚望感慨時勢飄零,觀瀟湘二水水起云涌,遙思故國,作《瀟湘水云》以記。李祥霆演奏的是吳景略先生打譜版本,中間略去兩段,使情感更為連貫。泛音泠泠,如山色湖光,吟猱綽注,如湘江水逝,浪卷云飛。李祥霆老師撫琴之時,坐姿始終穩如泰山,手部動作極小,仿佛彈琴于他而言已如呼吸一般自然。

經年操縵,數曲淋漓。李祥霆的古琴音樂會最大的特點便是:觀眾可以參與互動,現場出題,即興演奏。這一刺激的環節無疑是全場演出的華彩段落,觀眾也盡皆摩拳擦掌,寫下題目交到主持人手里,針對備選題目進行舉手投票,李祥霆根據得票最高的命題展開即興表演。

“我沒見過廣州塔,不知道是什么樣的塔,是木塔還是鐵塔?”“一期一會?這是誰出的題,能解釋下么?”觀眾的奇思妙想令李老師叫苦不迭,卻也讓我們見識到了一代大師“萌”的一面。而且他似乎把廣州塔理解為了一座古塔,“想象中的廣州塔”,多么有趣!可惜大家實在不想“戲弄”他老人家,改為演奏“一期一會”,以后大概也沒有機會產生這樣美麗的誤會了。

《春江花月夜》這個題目被選中,因這首是經典名曲,起初我還擔心會聽到熟悉的旋律而覺得沒有新意。但李祥霆當即表示自己不能投機取巧,“我這是一種冒險,要與經典進行PK。”時髦的詞語從這位老者口中蹦出來,又引起了觀眾席里的一陣笑聲。只見他持簫在椅子上緩緩坐正,此時我注意到二樓看臺上的幾位外國友人都不約而同地傾身向前,側耳細聽。他多用斷續高音表現了歡快的心情,與原曲相比,各自逍遙。

當晚的即興演奏于我而言,最大的遺憾在于我真的很想聽李老師詮釋朱敦儒的那首“我是清都山水郎”,可惜舉手人數不夠,退而求其次便覺得被選中的蘇軾《念奴嬌·赤壁懷古》也是一樣的豪放。亂石穿空、驚濤拍岸,而又淵渟岳峙、靜水流深。琴歌的部分配上李老師低緩的嗓音,并不十分高亢卻氣度盡出,有種縱橫的文人古意。

掌聲雷動,返場的安可曲《酒狂》也是一個驚喜。《酒狂》本就是一首大眾普及度較高的曲子,它在寧靜幽遠的古琴傳統曲目中是個例外,并不中正平和,而是癲狂、放縱、恣睢的。李祥霆理解的《酒狂》是《醉謫仙》,他的《酒狂》主角不是苦悶的阮步兵,而是酩酊的李太白,因而更有盛宴過后賓主盡歡的感覺。

如今的李祥霆,還想珍惜每一個古琴交流的機會。有時覺得他縱是大師,卻初心猶在,一片赤誠,仿佛還是1957年寫信給中央人民廣播電臺請求轉交給一代琴家查阜西的那個癡迷學琴的少年。

“幽澗隱清泉,清心飄欲仙。渾然歸太古,朝暮在七弦。”1985年他為“幽澗泉琴”題下此詩,像是一段表白,對自己和古琴相伴的無數個朝朝暮暮。

?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27期 總第605期
出版時間:2019年09月16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
粵ICP備10217043號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黑龙江时时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