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人物丨我希望球迷不要那么快忘了我 ——對話王霜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徐梅 日期: 2019-07-14

“我想去見見過去的教練,看看自己一路走過的地方,把心里的平靜和勇氣再找回來”

本刊記者? 徐梅? 發自北京

編輯? 孫凌宇? [email protected]

?

人物周刊:孫雯說,你們這一代應該有自己的名字,不用總被稱為“鏗鏘玫瑰”,更不要活在跟“99一代”的比較中,你愿意把自己和隊友比作什么?

王霜:玫瑰挺好的啊,盛開的時候那么美,我們就叫“新鏗鏘玫瑰”挺好的。我覺得把我們比作玫瑰還挺貼切的,玫瑰只有開花的時候才美,沒有開放的時候,就耐心生長,等待花開。我們現在就是還在生長,生長的時候也不好看……就是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夠開花。(哈哈哈笑了起來)?

人物周刊:成長的路上,哪個人對你精神影響力最大?

王霜:初中時候我在吳家山的教練,他是我的第二任教練,他對我說,“王霜,你想要的一切,你都要去抗爭!”

人物周刊:那個時候你多大?懂得什么是“抗爭”嗎?

王霜:十二三歲。我理解的就是,“你想要的東西,你必須得通過自己的努力去證明,去抗爭,去告訴他們,我有這個能力去拿到。”所以那個階段我特別積極,變得很勇敢,什么都想拿第一,什么都想去證明。

人物周刊:回頭看那個時候的自己,也很感慨吧?

王霜:是啊,我感覺最近的我都不像我了,其實我內心是一個渴望張揚自我的人。我的偶像是C羅,我也非常喜歡李娜姐,他們都是非常自信、敢于表現、勇敢做自己的人。我現在變得很猶豫。

人物周刊:我這兩天觀察,你好像心事重重,說話也是欲言又止,但實際上你的個性不是這樣,心里藏不住秘密。

王霜:(笑)是啊!我其實是有點“匪”的個性,從小啥也不怕,跟男孩子一樣,他們玩什么我就玩什么。小學的時候我在武漢漢陽西大街小學,學校有個“騰龍足球俱樂部”,去踢球的全是男生,就我一個女生,我一直在那里踢,一直到初中去吳家山上體校住校。

人物周刊:為什么不愿意接受采訪?無論是你自己還是中國女足,在這個階段都需要更多的影響力啊。

王霜:真的是有點兒應付不來。而且現在開口,顧慮的確很多,包括現在我回來踢球,考慮也挺多,因為一不小心,可能還有人說你耍大牌什么的。

人物周刊:你現在是中國女足關注度最高的明星球員,影響力甚至已經超出了體育領域,可能在很長時間都需要學習如何與自己的名氣相處。

王霜:啊,別提“明星”了!我感覺就是一種槍打出頭鳥的感覺。回國之后,應該就慢慢沒什么人關注我了,我就希望大家不要那么快忘了我。

人物周刊:聯賽開賽前會約下李娜見面嗎?你們都在武漢。

王霜:挺想見她,跟她請教請教的,但是我不好意思。娜姐挺關心我的,世界杯小組賽第一場之后,她還發了微信給我,“還好沙?”她用的武漢話,意思就是還好嗎?我趕緊回她,“還好還好!”

人物周刊:除了個人項目,每一個體育明星可能都會面臨著個人和集體的關系,但是它應該有個好的解決方式的,絕不是說讓我們化作集體的一滴水。

王霜:我的確需要總結調整。跟意大利那場比賽結束的時候,我彎腰在那里哭,其實我嘴里說的是:“我再也不想踢球了。”委屈、解脫、可惜……我們的世界杯之旅就這么結束了。

人物周刊:你是一個樂觀的人嗎?

王霜:不是,我是一個悲觀的人,什么事情都先想到不好的可能性。做什么的時候也是優柔寡斷,很猶豫,感覺這樣做不好,不行!那樣?也不行……

人物周刊:你現在所處的位置需要你更強悍,東京奧運會預選賽的壓力一點兒不比世界杯小,外界也會繼續高度關注你,你感覺自己做好心理準備了嗎?

王霜:嗯……回到武漢,我想去見見過去的教練,看看自己一路走過的地方,把心里的平靜和勇氣再找回來。

人物周刊:今天在錄制現場,讓你寫心目中的女足最佳陣容,你為什么不寫?怕得罪人嗎?如果怕得罪人,是不是可以就寫99一代,寫出來,就說她們是永遠的經典,不是挺討巧的嗎?

王霜:我是現役運動員,的確是不好寫那個名單的。但我寧可不寫,現場略微尷尬,也不想寫99那一批。時代不同了,世界足球已經更迭了幾代人了,不能總是停留在那個時代。在歐洲踢球,看到人家已經升級換代了,我們還在討論發不發展的問題,心里常常非常著急,很多東西不是單靠拼搏精神就能解決的。

人物周刊:你對中國女足的未來是樂觀還是悲觀?

王霜:有時會悲觀,我們這一代人要是都退下來了,我估計下一屆世界杯前16都很難進。現在提到女足還很驕傲很自豪,球迷對女足也很包容,等再過兩屆世界杯,不知道會不會像男足那樣,天天挨罵。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23期 總第601期
出版時間:2019年08月0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
粵ICP備10217043號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黑龙江时时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