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丨專業主義缺失的后果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柏小蓮 日期: 2019-07-03

即便是以“收割情懷”為血液,音樂與樂器也仍然是這個節目的結構核心

《樂隊的夏天》并不是因為其專業性有多強而達到現在這種“出圈”效果的,這個節目之所以能讓這個夏天為之燃燒鼎沸仍然是因為觀眾,尤其是年輕時曾經熱愛過搖滾樂的你我他她們。這群人對一些小眾樂隊如數家珍,幾乎看過他們輕松便宜的全部現場,如今他們或他們的風格卷土重來,讓早已經追各種“嘻哈”“街舞”等更為年輕化的選秀節目追得氣喘吁吁的中年觀眾,找到了專屬于自己的這個夏天的冰啤酒和烤串兒。

但即便是以“收割情懷”為血液,音樂與樂器也仍然是這個節目的結構核心。上周,一段未被剪入節目正片的片段在網上流傳開來,其中嘉賓張亞東與另一位DJ嘉賓發生了爭執,從節目開播以來都以溫和個性示人的張亞東一下子性格鮮明了起來,因此從一開始就遮遮掩掩的母題,也就是這檔節目究竟應不應該將音樂性和專業性放在首位,就被這么猝不及防擺上了臺面。女DJ對于一句歌詞“大象愛上螞蟻”津津樂道,而張亞東卻認為這個跟音樂性沒有任何關系,“音樂就是音樂”,“音樂是有門檻的”,這些話的潛臺詞是,音樂有其自身的規則和標準,就這個節目來說,如何對待樂器,是另外一種專業性和技術性的指標,不應該跟歌詞放在一起講,何況“大象愛上螞蟻”本身也談不上是優秀的歌詞。

作為一檔旨在獲得大眾關注的綜藝節目,音樂專業性需要適當讓渡這本身無可厚非,在評價上述爭執的時候,主持人馬東也提到了一點,需要考慮一些“傳播”度。但是這其中可以操作的尺度和空間就很難說了。我們不是早就習慣了根據豆瓣分數來評價一部電影的優劣、根據一些訴諸朗讀的節目來了解詩歌嗎?至于社交網絡上粉絲眾多的意見達人,喜歡跨界評價發表看法,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

我只記得幾年前侯孝賢導演的新片在威尼斯電影節首映,之后有第一批觀影記者和影評人寫了評價,當時有個粉絲百萬、以歷史小說而知名的作者對此冷嘲熱諷,全然不顧自己既對電影領域知之甚少,也對原博作者的用意進行了嚴重扭曲。被人指出之后,他又連發數條言論,核心只有一個:不認錯。而他的粉絲擁躉在接下來的討論中反復重申:我不喜歡一部電影的自由都沒有了嗎?哪怕是這部影片得了獎,在國內公開放映了,這種聲音也是不絕于耳。

錢鐘書曾經說過,“色盲絕不學繪畫,文盲卻有時候談文學,而且還談得特別起勁。”這句話說得挺孤絕和刻薄的,但是也不能說里面就沒有準確的部分。而且越是“盲”越不知道自己缺失基本知識儲備,評價不成體系,一句兩句的俏皮話如浮云吹散,而那些斬釘截鐵的結論如夏日午后的冰雹,猛烈、傷人又不可能久存。相信專業主義,相信專業人士,可不是說做就能做到的,首先要戰勝的是自己內心的偏見與情緒,而這些恰好是在這個扁平化的網絡時代里很難做到的,社交網絡培育和放大了人的固執己見,自省與深思極為稀缺。而專業人士的無可奈何,在《樂隊的夏天》那個未播出的視頻里,從張亞東按捺不住的反擊中得以一見。不管這是不是節目組事先寫好的臺本,一種專業主義向大眾趣味低頭讓步也無法避免被排擠的悲傷顯得如此生動,如此無奈。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27期 總第605期
出版時間:2019年09月16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
粵ICP備10217043號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黑龙江时时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