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丨Frank Stella 極簡大師在此轉身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蒯樂昊 日期: 2019-07-03

當年輕的Frank Stella用否定一切的態度,畫下他那著名的一無所有的黑色時,他也并沒有預見到,他此生的藝術歷程,從這一刻起,就像是對著未來,拋出了一記回旋鏢。

在香港展覽弗蘭克·斯塔拉(Frank Stella)是一場前所未有的嘗試:這些巨大、鮮艷、介于立體和平面之間的木質結構畫面懸掛在任何空間里都仿佛一句冷靜的聲明,擲地有聲,令人無法忽視。《波蘭村莊》系列在美國極簡主義大師Frank Stella的作品里具有不可多得的特殊性,仿佛他正站在極簡和極繁的分野,將轉身而未轉身的那個姿態。

極簡主義大師Frank Stella成名甚早。1959年,剛從普林斯頓大學歷史系畢業的Frank就憑借作品《理性與污穢的聯姻II》入選MoMA群展《十六個美國人》,這個展覽被視為美國極簡主義的開端。

當時美國正是抽象表現主義的高地,極簡主義即便不是對抽象表現主義的直接反抗,也起碼是走向了另一個極端。這批作品一面世便飽受爭議,但同時也收獲了很多藝評家的肯定。“毫無疑問他們在進行創新,舊的形式已經不能夠再承載他們的想法。”很快,Frank Stella創作的《本杰明·摩爾》系列被安迪·沃霍爾全數收藏,這套簡潔的單色方塊畫對沃霍爾后來的波普風格有著直接啟發。

醉心于建筑和空間結構的Frank Stella一直在探索讓畫面產生浮雕結構的可能性,試圖“在平面中找到有效的空間”,他也是第一批運用立體畫布的畫家。此次在香港厲為閣展出的《波蘭村莊》系列,正是這種嘗試的代表作。當時Frank剛剛三十出頭,聲名鵲起,他的鄰居是一個建筑師,推薦給他一本有趣的畫冊。畫冊里是一對猶太建筑師夫婦收集整理的71座猶太教堂,全部是棱角分明、結構精妙的木質結構,這些教堂大部分毀于希特勒的戰火之中。

Olkienniki II? 1972 Corrugated cardboard, felt, paintand wood construction 95 x 84 inches (241.3 x 213.4 cm) 2019 Frank Stella / Artist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NY.Image courtesy of Kasmin Galler

歷史系出身的Stella后來曾在《藝術論壇》上描述了波蘭村莊系列背后的思想概念,他認為,整個現代主義中的建構主義,其發展是有跡可循的,大抵是從莫斯科—華沙—柏林一路追溯而來,而納粹的路線毀掉了這些神圣的建筑,他們以破壞的方式,恰恰映射了這條傳遞之路。

波蘭鄉村教堂的二維建筑圖片引起了Frank Stella的強烈興趣,尤其是木質結構的榫卯方式——這為他在平面上用不同材質互相拼接,從而實現空間變異提供了途徑。他用切割塑形的纖維板、木板、畫布、毛氈、特耐王(一種瓦楞紙)互相咬合,讓它們彼此支撐和鑲嵌。這種力學的考量給畫面注入了骨架般的承重能力,他又用炫目的色彩來進一步加大這個當量。被戰火摧毀的宗教建筑至此被消解掉了悲情,而成為一種不帶情緒的基礎詞匯。

搭建這樣的畫面跟做木工活兒沒有太大區別,甚至比普通的木工活兒更加繁瑣和考驗耐心,當時才34歲的Frank極少假手于人,都是親自捉刀,他甚至把這些完成和未完成的畫掛在墻上,自己躺在地上反復仰望、打量。這批畫面成為他藝術生涯中的重要轉折點。

“很多人錯誤地認為藝術是一種很好的治療方法。但它只對那些沒有生病的人有足夠療效。如果你真的病了,藝術治不了你。”關于藝術,他最著名的觀點就是:所見即所見。任何附加的意義,都等于無意義。這句話幾乎成為了極簡運動的大旗。

Frank Stella早已躋身全球頂級價格的在世藝術家之列,他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到60年代的繪畫作品,市場價格已經逾億元(2000萬美金以上),但《波蘭村莊》系列卻才剛剛成為收藏界的新寵。

Pilica I? 1973 Mixed media collage (felt, coloredcanvas, paint, paper on Kachina board)? 105 x 96 x 4 inches (266.7 x 243.8x 10.2 cm) 2019 Frank Stella / Artist RightsSociety (ARS), New York, NY.

今年84歲的Frank Stella仍在創作。他對青年藝術家的忠告就是,“別變老!請永遠做一個年輕的藝術家!別在年輕的時候就想象自己成為老藝術家。”他始終要走在一條創新之路上,他的很多嘗試都非常前沿:他是最早使用Photoshop和Auto CAD來介入繪畫的藝術家之一,而且早在1990年代,他就開始用3D打印來創作作品了。

有趣的是,這位極簡主義大師在《波蘭村莊》之后,竟然又一路走向了極繁。比如他后期用綜合媒材創作的《珍奇鳥類》系列,不但在視覺上繽紛蕪雜,在風格上甚至也趨向了他早年想要徹底逃開的抽象表現主義,幾乎可以被視為抽象表現主義的3D版。這種叛變和再次叛變、逃離和自我逃離,恰恰昭示了藝術并不能被某一種主義或某一種理念所固定,藝術還是關乎創造藝術的那個人之內心,藝術家不必被流派終身裹挾。當年輕的Frank Stella用否定一切的態度,畫下他那著名的一無所有的黑色時,他也并沒有預見到,他此生的藝術歷程,從這一刻起,就像是對著未來,拋出了一記回旋鏢。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27期 總第605期
出版時間:2019年09月16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
粵ICP備10217043號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黑龙江时时10分钟